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列表
联系我们
(0750)1453686
新闻动态

    重庆是个重工业城市 有太阳的日子也就越少

    时间:2017-08-24 14:37
     
      当年,和我同时在校的校友大概还都记得,我们的学校曾经出现过一种怪现象,我所在班级里的学生人满为患,而同年级别的班级却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学生。当初分班的时候,我们每个班级可都是48个学生的,可是到了后来,我们班的学生却陆陆续续地增加到80多人,后来班主任看看往我们班转的学生还在增加,不得不和校长申请,希望把我们的教室搬到学校的小礼堂去。
      
      小礼堂虽然冠名一个“小”字,但是再不济也能坐下两百个左右的学生。校长对我们班主任的无理要求很是愤慨,“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搬教室?”
      
      “我们班的学生坐不下了,外班的学生还在往我们班转呢。”班主任一脸的无奈。
      
      “荒谬,荒谬至极!”校长的两个肩膀托着一张红得像猪肝子一样的脸。对此,他断然不答应,并准备星期一在学校教师员工扩大会议上点名批评私下批准学生转班级的教导主任。
      
      到了星期一,没有听到开会的消息,一直到晚上也没有,看样子批判大会是开不成了。后来听说,原来是校长的宝贝女儿搅了局。
      
      “爸爸,我也要转到卢炳旭那个班去!”校长的宝贝女儿恰巧和我同一年级。
      
      “为啥?为啥你们都要往那班转?”校长面对宝贝女儿一脸的坚决,很是不解。校长自师范毕业后,一直奋战在教育战线上将近有二十年。两口子坚决响应国家的计划生育伟大号召,只生了一个孩子,因此两口子待女儿很是娇惯。
      
      “你不知道,我们这一届的好学生都转到卢炳旭那个班去了,教得好的老师也都调到他们那个班去了,还有,他们那个班夏天没有蚊子,就是打开窗户,蚊子也不往里飞。教室里虽然人多,可因为窗户经常开着,空气异常的新鲜,爸爸,你把我也转去吧,不然的话,我就不上了。”女儿说着噘起了小嘴,事已至此,校长还能怎么办呢。
      
      也许大家已经猜到了结果,校长的女儿如愿以偿地转到了我所在的班级,并且因为她是校长女儿的缘故,班主任很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请求,把她安排在我的身边坐下。
      
      等校长的女儿和我坐在同一张课桌上的时候,班级里别的女生也只有暗自难受的份。唉!谁让人家是校长的女儿了。
      
      我们班的教室搬到学校小礼堂是校长女儿转班级不久以后的事,教室里的学生太多,不转真的不行,况且别的班级的学生还源源不断地往我们班里转。小礼堂长近二十米,宽十二米,整个礼堂全部放满课桌能容得下两百多个学生。教室太大,老师在前面讲课,后面的学生就会听不清楚,后来,学校专门给我们班的老师配上高音喇叭讲课。所以我敢说,在我们那片地方,现在的老师用喇叭讲课的起源应该追溯到我上初中时。
      
      为了照顾整个礼堂香气的均匀度,我则被安排在礼堂的正中心坐下。由于我拥有一双香脚,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人自愿相陪,无形之中,这些人也干扰了我的生活,但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后来,盛情难却,我又被迫穿上了校长女儿送给我的一双真皮皮鞋。谁料,真皮软底的皮鞋套到我的脚上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双脚散发出了更好闻的气味。
      
      那种香,清新淡雅,幽远沉静,全无甜腻之感,既不躲躲闪闪,又不若隐若现的。
      
      我的双脚散发出来的香气,如同炎炎烈日里的一杯冰水,又如寒冬里的一桶煤炉。闻起来让人舒服,让人恬静。特别是一到晚上上夜自习的时间,我的双脚散发出来的香味更浓,闻一闻,使人神清气爽,嗅一嗅,让人心旷神怡。这种香味,自由地在空气中弥漫着,给人以愉悦,给人以欢欣,给人以灵感,给人以启迪。
      
      挨着我们学校的东院墙,有一条臭水沟,臭水沟里整日流淌着臭气熏天的黑水。黑水的臭味飘进校园,飘进教室,钻进每个人的鼻孔里,那种臭味使人头晕,使人呕吐,使人难受。臭水沟的黑水流过的土地寸草不生,并且黑水愈黑,气味就越难闻。气味越难闻,我们乡政府的几个领导就往饭馆里跑得越勤,他们的肚子也就变得越大。
      
      我在校的日子里,双脚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便会弥漫着整个校园,便会把黑水的臭味赶得远远的,无影无踪。当时,我们学校里曾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双脚能熏一校香”,赞的就是我的脚,我的一双脚能使整个校园香气弥漫。
      
      我的脚拯救了我的学校,自然也拯救了我的校友。当年,我们那一届,考上县城重点高中的学生特别多,我知道这和我的脚有很大的关系。
      
      从此,我的脚只穿真皮的鞋子。
      
      唉,不知道我毕业后,那班孩子怎么承受得了臭水沟气味的肆虐。
      
      这次,我的袜子肯定是老鼠给拉跑了。所幸,我备了四五双袜子。重庆这地,不比别处,由于自然和人为的因素,特别是在冬季,基本上天天不见阳光,要不就是阴雨连绵,要不就是雾蒙蒙的几天不见太阳。洗衣服时,假如你没有洗衣机烘干机之类的,洗了衣服后,要想再穿上它也得四五天以后了。
      
      工业越发达,雾霾也就越严重,。
      
      我突然异想天开起来,我的脚要是再增添一种功能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