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工程案例 > 列表
联系我们
(0750)1453686
工程案例

    冬日的焰火渐渐燃起来了,发出喜庆的响声,幸福的响声。

    时间:2017-04-09 11:43
     
     
     
    每次大便的时候,我会感到很忧伤很忧伤,好像体内每个细胞都从体内流失了。我不喜欢一次拉完的感觉,我会留一段在体内,选择上一小时网,然后回到厕所继续忧伤着。 大便的时候,我总爱用45度角仰望天空,那是一种多么痛彻心扉的忧伤啊,好像终年的大雾一般散不开,当大便噗噗从我体内下落,又噗噗掉进水里的时候,我会忧伤到想自己一寸寸的撕裂,那么痛那么痛。好像一切都象大便被时间的洪流冲走了。我们都流离失所了。 原来大便也会忧伤,也会和我忧伤。 原来冲走的那一泡和我下次拉出的那一泡再也不是同一泡了。 原来45度角仰望天空可以让人拉的更惨绝人寰、 原来我忧伤的是那逝去的大便一如逝去的我们。 抬起头,提上裤子 ,我已经内牛满面。
     
     
     
     
     
     
    末日的玫瑰
     
                     笔名:积木
     
     
     
    (一)末日
     
     
     
         夜晚临近了,大雨噼噼啪啪地下个不停。雨把城市里能遮风避雨的地方都弄湿了。在昏黑中,两个弱小的身影在艰难的搬动着一个大人。对,就是她,那个小姑娘,卖艺的小姑娘。只见她和弟弟用力拉扯,把那个大人——他的叔叔,搬到了一间废弃的冰冷的破屋中。暂时离开了那像家一般的四面楚歌的天桥,现在处所于她而言,哪里还有什么是冰冷的呢?似乎她从未和那温暖的房子、生气的春天相遇。“叔叔……叔叔……”,她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声音细极微,害怕说得再大声一些影响了城市夜晚的安逸。
     
    她依稀记得,叔叔临走的时候,那双已经枯槁地不能再枯槁的眼里噙着泪水,嘴巴微微抽动,一字一句有气无力地望着她说,“要好...好...照顾你......弟弟,不论......任何时候...哪怕是你死了也不要抛弃他。他是...你......太阳,你也是...他的希望,你们两个人要...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之后便与人间长辞了。她呐喊着,“弟弟,我会照顾的,叔叔…叔叔…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不...要......?”她狂命似的呐喊,震碎了无言已久的天桥,以及这早已沉默的城市。但城市把这种声音权当是戏一场,娱乐性极强。未驻足一秒思考,就已把它揉碎成粉末散落在空气中,随风而飘,或许何时雪一场,压倒在地,就真正地达到灰飞烟灭之境界吧。
     
    此时,她和弟弟,正在城市隐蔽的角落里,悄悄地用眼泪来挽留他们所不可能挽留住的动人情感。
     
    因为,他们只剩下眼泪了,也只有眼泪了。
     
    叔叔,带着寻找幸福的脚步走远了。他们,带着失魂落魄的脚步走来了。
     
    失臂的俩人,再次回归到无法甩脱的孤儿身份。
     
     
     
    (二)曾经
     
     
     
    她是谁?从哪来?她并没有这一段记忆,就连弟弟也一样。无名,无姓,无家,无所归依。叔叔自她懂事起就把她带在身边,走南闯北混迹于城市的边缘。叔叔,只是她名义上的称呼,叔叔姓什么?叫什么?她一无所知。从没有人称呼过他,也许时间就是一位无形的残酷杀手,它无声息地用世间最利的剑,抹杀了人一生当中极其珍惜的温馨片刻。她记事后,叔叔一称便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当然,另外一个比她小几岁的男孩,自然也就成为了他的弟弟。这个家,是没有名字的;他们,是没有名字的。就算哪一天突然消失不见了,也是泛不起一点涟漪的,更不用说会有滔天巨浪了。
     
    叔叔是一位卖艺人,经常是在他们所居住的那个天桥上面卖艺。每当卖艺不讨好的时候,他就会放开自己的破喉咙,埋怨生活如何不公,埋怨他们姐弟俩,其实也就只有他们俩可供他抱怨的了。“早知道这样就不捡你们回来了,我自己还养不活,还浪费钱在你们身上,而且个个还带着病,大的是瘸子,小的是裂嘴”。发完一通脾气之后,他又看着自己那条瘸腿说:“呵呵,我也是个瘸子。”对于这种情况,她也习以为常了。她觉得叔叔说的就是真理,“都是因为自己不争气,挣不到钱,拖累了叔叔,才害叔叔成这样的。以后等我能挣钱了,一定要给叔叔过最好的生活,不让叔叔因为钱而有半丁点儿的不高兴。”她的心里默默想着,可是又犯了愁。
     
    曾经,他们虽贫穷,但快乐。曾经,他们也拥有过爸爸、妈妈,可是命运却使他们成为陌路人。是残忍吗?亦或是冷酷无情?然而命运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终究长不大。
     
     
     
    (三)“父母”了(liǎo)
     
     
     
    叔叔走了,她和他再次成了孤儿,成了世间最为独立的个体,也是最痛苦的个体。可是,他们有过不是孤儿的经历吗?有过暖冬?有过果腹吗?现在,她必须担当起自己的重任,把弟弟给照顾好。随后她拖着沉重的双脚,带着那嘴唇干裂如枯死的土地一样的弟弟,行走在蓝天下,四海中,到城市里最为繁荣的地段用尽力气发出自己近似虚无的声音,发出天下最动人的“天籁”,向这无情的城市动情地歌唱。祈望它会流下一滴热泪,收留他们。
     
    一日,她正在某个天桥上展示着自己“天籁”的声音,忽然飘飘而去的人群中,清晰一句“难听死了”呼之欲出。她这时停止发出了“天籁”,憔悴的脸上开始变得更加憔悴了,呜呜地抽咽起来;她不敢再望向人群,觉得他们离她好远好远;便回头看了看碗里那少得可怜的“收入”,觉得这个城市缺了一股人情味,似乎都抛弃掉她了,“不是说社会都是我的“父母”吗?可是“父母”为什么对我们视而不见,不养我和我的弟弟。”想着想着,她一反往常,放声恸哭起来;当然,路人对于此,只当是一神经病发疯罢了,头也不回无情地走了。而坐在旁边的弟弟,总在笑嘻嘻地,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哭?更不知道此时的他们已经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
     
    现在,她肚子里时不时响着空虚却实实在在的“雷声。”记不清是哪天吃的饭?哪天喝的水?挣的全给弟弟买吃的了,而她却只是吃弟弟食物一点点里面的一丁点,此时的胃在用它酸味的反叛侵蚀着她的背叛,似乎要把她早已空空如也的胃再遍寻一遍。她觉得难受极了,猛拿起那舍不得喝的略带污浊的水一咕噜地狂灌进肚子里。情况稍稍有了一点儿好转后,容不得再想别的,又接着发出有气无力的歌喉挣钱了……
     
     
     
    (四)小幻想
     
     
     
        她不是乞讨者,她只是没钱吃饭,没钱买衣服,街头卖艺人而已。
     
    卖艺的日子里,她时时憧憬着自己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样她就不用再流离失所了,不用再受人冷嘲热讽了。每当此时,她的脸上总是一阵春风得意。
     
    可是,她又能找到什么工作呢?什么工作又能来找她呢?
     
    因此,这仅仅限于幻想的程度,幻想到最后只能是拌着沉默了。究竟何时幻想才能照见现实,照见她和弟弟透明的心中。
     
    她从不知道,因为她就像是海里的沙子一样,多一粒不多,少一粒不少。
     
     
     
    (六)离去
     
     
    冬日的焰火渐渐燃起来了,发出喜庆的响声,幸福的响声。
     
    她满脸倦容地带着沉睡的弟弟回到天桥下,看着满天星辰,安静地,静的不能再静了。一切都停止了,一切都离去了,她也该跟着弟弟的脚步,踏着焰火桥,慢慢飘进心灵的安逸场。
     
    好几天滴水未进的他们,已经走到了“天桥”的尽头。过了之后,就该住进叔叔的家,与叔叔共享欢乐了。在那里,他们欢声笑语地,谈着生活中高兴的琐事;没有哀愁,没有悲伤,没有痛苦,也没有要为每天的食物疲于奔命;有的,只是欢乐——对他们而言从未有过的闲适快意。
     
    漫天焰火放出欢快而剧烈的响声,她听不到了;城市在欢笑,她听不到了;明天,她也看不到了。她本来就是多余的破败的玫瑰,没有人采,没有人摘,更不用说欣赏了;简直是痴人说梦。对她而言,每天都行走在世界的尽头,行走在天桥的尽头,长途跋涉。说不准,哪天就走不动了,就没了。像那玫瑰表皮的刺,人们总是想尽办法地去除掉它,使之放之手上不会扎人。她觉得城市的明天,会美起来的,因为没有了她。她,从来都是城市里“最肮脏”的一个存在,人们最想清除掉的残留物,残留如玫瑰掌中刺。可是,这并不是她的错,她也不会刺向任何人。
     
    “明天,快来吧。在你的歌声里,我想与你相遇;在你的砥砺下,我想与你相拥。明天……我还有明天吗?”她奄奄一息地默默念着。
     
    明天,天桥下又是一个宁静安逸的日子,只是徒增了两具双目紧闭的尸体罢了。她走了,他走了,对于他们而言,这是幸福的开始,不是哀怨的结束。
     
    生活,抖擞了身上日益沉重的灰尘,依惜如旧,又甚比往昔
     
     
     
     
     
     
     
     
     
     
     
版权所有©2014 海口石家庄糯米设备物资商行      2016香港历史开奖记录
传真:123445888                    技术支持    六合彩开奖号码查询 http://www.sjznm.com.cn
友情链接: